小野寺律不表白不改名

俺是猫缺,是个菜鸡写手以及过激羽生选手/宗律/黑田X月岛推❤️👌

不能再拿骂isu的表情包当头像,太臭了

但是微博照旧


【法贞】La fille du vent

•风中的少女

•历史向国设

————————————————————

“尊敬的陛下和弗朗西斯先生,我会遵循上帝的意志,给法/兰/西带来胜利。”

少女带着虔诚,带着神的庇护,出现在国王的面前。

那是弗朗西斯第一次与她见面。

从此念念不忘。

奥/尔/良的少女驰骋在马上,用力挥动着旗帜,旗上有显眼的十字架。以及,少女身后无数的跟随者。

少女意气风发,抽出佩在腰间的长剑,指向敌方,指挥着她的从属们展开攻击。

她是法/兰/西的荣光。

她也是法/兰/西的女巫。

“…弗朗西斯先生,我是为了法/兰/西和您所战的,”在少女的最后一战开始之前,她对弗朗西斯这么说道,“为了您和法/兰/西,我视死如归。”

那时,少女的双眸中写满了同龄人少有的坚毅。

弗朗西斯轻轻叹了口气,他已经明白到了他的上司准备对她做什么,“让娜,这一去务必注意好自己,上帝有时也需休憩一会。”他只好这么说了一句。

“我会的,弗朗西斯先生,请您等我凯旋的消息。”

披着一身铠甲的少女转身离去。

再次见到少女是在昏暗的地牢里。她被关押在了笼里,身上是他人强硬给她穿上的肥大的男装。

少女被勃/艮/第人所捕获,被英/格/兰人买下,被她热爱的祖/国所抛弃。

她是上帝派来拯救破损的法/兰/西的圣女。

同时也是英/格/兰人眼里的异端邪说。

求和的国王把她扔给了想要她死去的人。

“啊,弗朗西斯先生…”他所爱的人缓缓开口,脸上写满了憔悴与不甘,“我给您带来了胜利,那为什么陛下要这样对我呢?”

少女不怨恨国王,少女的心里在为他祷告着。

弗朗西斯说不出话,看着少女流尽了眼泪却依旧澄澈的双眸,心里五味杂陈。

他伸出手,蹲了下来,抚摸少女因涂满泥泞而干枯的发间。少女就那样直直地看着他,想用手去握住他的手,却因沉重的铁铐而无法实现。

“让娜。”

“弗朗西斯先生。”

“感谢你为法/兰/西贡献的一切,你深爱着法/兰/西,这显而易见。”

“是的,但无需谢我,我只是奉上帝之意。”

“那么,你是否爱我这个叫做弗朗西斯的?”

“爱。”少女不假思索地回答。

“……”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我爱您,这是我心里常惦记的。”

“或许是上帝的旨意,想让我为了法/兰/西的和平献身,但我千想万想没想到是这般下场。”

“……让娜。”他抱住了她,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之后再没说话,只是拥抱着她,直到临走前结束拥抱随着亲吻了她的额头与脸颊。

1431年5月30日。

少女在火刑架上。

他在火刑架下。

她看着他,他看着她。

她穿着一条裙子,风吹动着她的裙摆,她的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口中不停歇的祈祷着。

“去主的身旁吧。”一旁的神父这样说道。

她全当没听见,只是不停的祈祷。

他的面色苍白,干燥的双唇颤抖着,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灰暗。

直到火光出现。

在火熊熊燃烧时,风吹动着,像是上帝要来吹灭燃烧少女的风一般持续。

他盯着那来自地狱的火。

他的爱在那火里。

拯救他的少女如风一般出现。

同时也随风离去。

是深沉的夜。他逐渐入眠。

他看到了久违的梦境。

在风中,在风中的少女,是在风中一望无际的盛开的鸢尾花里的少女。

他奔向她。

在风中的他与她,再次重逢,相拥而泣。

—Fin—

【宗律】遠い君

•是非常短小的脑洞(因为地理课讲了一节课的月相)

•啥都没有,写的又乱,很平淡无味一篇玩意

•主视角小野寺,大概就这样叭

————————————————————

朔。

是一切的开始,是拒绝了父母留学要求后的学校。前路不甚清晰,如同朔月当空。

新月。

是带着淡淡樱花香气的图书馆,是他喜欢上他的地方。那个人是他的初恋,他的新月,他三年所有的眷恋。

上弦月。

是突如其来的交谈,是冲动说出的告白,是脸上的红晕,是他的有些遮掩,却同意了的话语。如同上弦月,恰到好处的露出自己的一半,另一半却要靠人揣度。

望月。

是他藏在心里溢于言表的暖和爱,是遥远天际的红霞,是放学后二人在春樱的甜香中的青涩的。他是他的望月,圆满却有些清冷不比炽热的太阳的望月,即便如此,他也是喜欢着他,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他。

他们相拥,亲吻,共眠。

他呼唤他的名字,在他怀里眠去。

就像一场梦啊……

最美好的莫过于月色与樱花,他和他。

窗外明亮的望月,窗内相拥的二人,以及春日盛放着的樱花。

下弦月。

是他的胆怯,是他的轻笑,是他的误会,是他的后悔。他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下弦月一般,看清了上弦月的另一半。

但月不止一面。他没想到这么多。

摔门而出,远走他乡。

他的心如同下弦月,慢慢地被黑暗遮挡。

他去了遥远的地方。

当他在看着远处的月时,他已经独自在泪水的陪伴中进入了梦乡。

梦里的都是他。

残月。

是陌生的环境,是面生的脸庞,是孑然一人的现状,是不苟言笑的他。像是一轮黄昏时落下的残月,心情早已随着心里的光一直牵挂着深夜中的城市里的人。

无欲无求,不敢喜欢上别人了啊。

心里脑子里还是他。

「求求你了,樱花…」

他啜泣着。

「把我心里那个人藏起来。」

眼泪随着落下的樱花流动。

晦月。

他忘记了他,他暂时藏起了他。像是晦月,不见不念。

十年流转。

直到他的新月再次出现。

【宗律】全是沙雕小短篇

•开学了没时间写文肝脑洞就先用自己这点存货顶一下

•可能比较魔幻(?)

•日后还会继续写沙雕脑洞

——————————————————————

1.

高野获得了上天赐予的魔法,成为了魔法少年。

于是他在假期时不厌其烦的对着小野寺律一遍一遍的念着咒语:

“爱的天灵灵地灵灵!让律喜欢上我!”

“政宗我喜欢你!”

小野寺中了咒语,像是复读机一样的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黎明时分高野醒来发现那只是梦里的妄想。

2.

T:小野寺,你有什么特长吗?

O:嗯…很会做咖喱??? 那高野先生你呢?

T:我的【哦呼】特……

O:闭嘴!!!

T:开玩笑的,我会弹舌。

O:诶是吗,我一直都弄不来。

T:你就把舌头卷一下然后“噜噜噜”,像这样——嘟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er~

O:……我学不来。

T:我无师自通。

O:是吗?

T:因为在给你【哦呼】的时候把舌头练得很灵活了。

O:啊啊不要再说了!!!!!

3.

O:我决定了,今晚出门吃。

T:是吗?

O:高野先生,喜欢(すき)…

T:(迅速回头两眼放光)什么?

O:去吃寿喜烧(すきやき)吗?

T:……

4.

小野寺很喜欢雨天的时候撑着伞散步,然而他的恋人好像更喜欢淋着雨拉着他在路上跑。

其实小野寺的包里是有伞的,但他几乎没用过,因为他也开始慢慢喜欢上了和恋人十指相扣像孩子一样奔跑的感觉。

直到某次高野打了个滑,小野寺被高野给压在身下,狠狠地摔了一跤。最后还是高野把小野寺给背回去的,他道歉、安慰还给小野寺揉伤处,哄了半天才哄好。生了气的小少爷真是挺难伺候的啊,高野这么想。

但他就是喜欢伺候他。

5.

小野寺发现自己魂穿了十年前的嵯峨,

于是他直接跑去蜷缩在嵯峨的被子里了;

高野发现自己魂穿了十年前的小野寺,

于是他直接快乐地跑到了厕所上下其手了。

之后他们醒了。


【宗律】花になりたい

·标题来源:花たん——《花のうた》

·同时全文里有很多地方都有这首歌的歌词(自己想点话不好吗)

·是一个即兴光速小脑洞

·姐妹们新年快乐呜呜呜!!!!!

————————————————————

“……那么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下课。”

少年整理好书本和笔记,却一股脑地全都塞进了抽屉里。

小野寺律,大一。

今天的伦敦依旧是被雨水浸泡着。街头的萨克斯演奏如约而至,行人们撑着伞,裤腿或裙摆,全都沾上了或多或少的雨滴与泥水。

如今是初春时分,街道的树上抽出了新枝,空气还有些寒冷,让人感受不到春日的温暖。

本来今天尚想约他一起去酒吧喝两杯的,但被他回绝了。

为什么?他也不知道。明明他俩关系那么好。

他只是在学校外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撑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跑的伞,混在行人中。

同宿舍的人都或多或少的会提起些关于女生的事,班上哪个女生好像对谁谁有意思,哪个系的女生好看或是讨论着最近来的女老师有没有结婚之类无营养的话题。

“那么你呢,小野寺?”宿舍里的一个法国留学生问过他,“你有喜欢的女孩吗?同校或是社会上的。”

法国留学生的英语口音很奇怪,这是小野寺对他最大的印象,但说实话,小野寺的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没有。我不打算喜欢别人了。”

小野寺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因为别人?”留学生看出他有些奇怪,毕竟小野寺的心事总是很容易被人看穿。

“……嗯。”

他便不再多嘴了,接了女友的电话之后就出了宿舍。

宿舍就剩下了小野寺一人。

明明已经快要忘记了,为什么就是会时不时的想起他?

小野寺看向窗外,仿佛能看到在几千千米之外同样想着小野寺的他。

同样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是我最难以忘记你的原因。

————————————————————

大学学业完成后,小野寺回到了日本。

熟悉的语言,熟悉的环境。

甚至还有熟悉的人。

小野寺在小野寺出版社跳槽去丸川后阴差阳错的被分配到了少女漫画编辑部,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的上司就是他忘不掉的那个人。

是他的初恋。

高野政宗,27岁。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无理取闹。

“在这个无限的、宽广的世界当中,

为什么你能好好地找到我呢?”

在那之后数年,小野寺背靠在高野的怀里,这么说道。

————————————————————

嵯峨回到了他的老家香川。

老家房子的院里有一棵樱树,已经很多年没有开花了。

今天他回到家时看了眼那棵老樱树,发现它光秃秃的枝头上开放了一朵小小的花。

只有一朵,小小的,孤单的,没有什么香气的花。

“樱花有很美的花语:

——请不要忘记我。”

怎么可能忘的掉?

夜间,嵯峨又到了庭院中,看着月光照耀下的,那朵又白又小又不显眼的花,忍不住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它柔软的花瓣。

“不要忘记啊……”

他这么轻轻地念着。

“……想要成为花朵,

即使没有名字也好。

在你孤单的时候,

就请你想起我吧。”

————————————————————

高野出了社会,在经历了许多事之后,总算是暂且把他藏了起来。

他受朋友邀请,从目前的公司跳槽去了丸川,也阴差阳错的被分配去了少女漫画编辑部当总编辑。

他本是觉得没什么的,兴许这辈子就这样工作下去,一个人过活了。

直到几年后,编辑部转来了一个新人。

新人有着和他喜欢的人一样的棕发与绿瞳,但新人看起来很是别扭,而他喜欢的人是个清纯又直率的天使一般的人,截然相反嘛,他想。

然后他发现新人就是他喜欢的人。通过他和自己下属的对话发现的。

世界真的很小。

小到我能再次与你相遇,像是奇迹一般的巧合。

————————————————————

他们相遇了,相隔十年。

他们又一同经历了许多事,也受到了许多的温暖与伤害。

但他们互相爱着,这点两人心知肚明。

于是他们又坠入了爱河,相隔十一年。

————————————————————

“…想变成花朵,

想变成你难过的时候,悄悄的,

照亮你心灵的花朵。”

“…想变成花朵,

想变成你开心的时候,悄悄地,

装饰着你的景色的花朵。”



【Hybird Child/黑月】遗赠

•大型菜鸡意识流胡乱写文,应该也能算是一份糖叭(虽然不怎么甜)

•我 写东西很差 文笔小学生水准 想不出好脑洞 只会为自己磕的绝美爱情嚎啕大哭疯狂大叫一女的。

•顺便安利歌 清塚信也——《春よ、来い》(是钢琴曲) 松任谷由实的原版也超好听!里面很多地方都引用了春来的歌词,啊啊啊超级喜欢这首歌!

•接着就开始啦|・ω・`)

——————————————————

如果自己对他多年全部的爱都能够如同樱花一般随风散落遍地就好了。

黑田这样想着,眺望着夜空。今夜的天空没有繁星点缀,只有一轮残月,孤寂地留在深邃的天幕中。

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毛病呢?在夜晚不自禁地走到庭院之中,在樱树下眺望天空。

起风的夜晚,随之摇曳的樱树与如画般漫天飞舞的花瓣,以及拾起一枝被吹落的樱花枝的少年。这是他梦中常有的景象。黑田在那之后,继续在世上苟活了三十余载,约莫一万三千多日。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个呼吸中,他都在思念着那个少年。

要是能忘掉,要是他与他的相识只是一场幻梦的话,那会多好。他也就不用背负着那么多的愧疚与懊悔活在这个世上了。

但他做不到啊。

他这一辈子也放不下的啊……

少年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是发小,是挚友,是家主,是悔恨——

更是一生爱着的人。

即使做出的Hybird Child的容貌再像他,那也不是他啊,世上没有第二个他。

黑田很清楚这一点。

他依旧想念着他,独自在夜晚的樱树下漫步。

黑田盼望着春天,他希望春天早日来到。他要像他一样,在刮着大风的庭院中拾起一枝被风吹落的樱花。他不知道他这是图什么,但这三十多个春天他都这么做了。

是梦啊,是一场淡淡的梦啊,我就在这儿等候着你呢。

快让他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梦境吧。

泛着红晕的脸颊,明亮的绿色眸子,柔软的一头棕发,总是说出伤人话语的双唇以及无论何时都是冰凉的手。他心中的少年永远都是少年。

春日啊,遥远的似乎不可触及的春日啊,他渴望着那还不见踪影的春日。

可惜他没有等来。

在这一年冬天的初雪之日,他在庭院里永远地陷入了梦境。

仆人们为他整理了后事,他孤单的灵魂依旧在庭院之中。飘舞的雪落在尚未生出花苞的樱树上,远看就如同洁白无瑕的花。他依旧端坐在庭院的走廊上,等待着春来。

即使是死后,他的灵魂也处在如同隔世一般的孤寂中。他的宅邸旁没什么魂魄游荡,他也习惯了这寂静,只是像生前一般眺望天空。

连绵的雪终于停下了,厚重的积雪消融,沈丁花开放了,庭院的樱树上生出了新的嫩叶与花苞。

春天来了。

他要去找他了。

少年的尸骨被安置在在遥远的山上,遥远的山上有着一片一片的樱树,正如他说的,花开时如粉色的薄雾浮在山上,与湛蓝的天,与青山,形成一道粉色的交界线,美如画中的境界,他的少年沉睡在那儿。

破晓之时,他出发了,带着他给他遗留下来的一切记忆。此时的阳光还带些凉意,像是混着清晨的露水一般。

遥远的山并不难找,甚至可以说并不是很远,他所觉得的遥远,更多的,还是他们之前的天人之隔吧。

魂魄的速度挺快的,即使他并不像一些鬼魂习得了瞬移招数,但到达那座山还是相对轻松的。太阳升高了些,阳光变得如同温暖而轻薄的羽衣,披在人们的身上,是如此的柔和。

他进入了那片樱树林中,地上满是飘落的花瓣,一阵清风拂过,他继续向前,就要到达少年家族的坟冢。

激动的心情与无尽的思念交织在一起,虽然被搁浅了这么久,但他对少年爱意丝毫不减。

他快速地奔向前方,开始大声地叫喊少年的名字,在阳光透过树杈的缝隙照射到他虚无的身体时,他停下了步伐。

思念许久的少年不在那,不在那坟冢所在的地方。

他愣住了,像是被浇了盘冷水一般愣在那儿。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眼眶开始泛红了。

他的泪水即将流下。

“笨蛋,谁说我一定得在那儿啊。”

久违而又熟知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他回过神来,回身猛地抬头,少年正坐在樱树枝头,笑着看着他。

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少年从枝头飞下,走到他的面前,笑着看着他惊讶的神情。

“黑田,你还是之前那副凶恶样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月…岛?……”

“不是我还能是谁?”

少年的脸上浮现出生前对他少有的温柔。

意识瞬间归零,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走近了几步紧紧地抱住了少年。

少年惊了一下,但很快就缓了过来,用手摸了摸他的头,他们的眼中都含着泪。

“…月岛。”

“在。”

“月岛。”

“在。”

“太好了,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表露出了少见的软弱,把头埋进了少年的怀中,感受着他眷恋了一生的人的温暖。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月岛。”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啊,黑田,”

“我也喜欢你。”

他的夙愿得偿,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同样泪眼朦胧的少年,吻上少年冰冷的唇。

不带任何情欲,他只是这样感受着阔别许久的爱人的触感。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风也像是安排好了一般刮起,曾天人相隔甚久的两人的魂魄在飘舞着花瓣的山中相拥亲吻,比起那一夜多了些温暖。

“呐,月岛,”他用轻柔的声音在少年耳畔说道:“对不起,没能好好的告诉你我的心意。”

“我也是。已经结束了,我可以和你在一起了,所以,不要感到后悔了,”少年面带微笑,泪珠还挂在脸上,却不急着去擦,而是用手整理着他有些散的头发,“至少,从现在开始。”

“我可以陪在你的身边了。”

他终于让眼泪流了出来。

但他终于不是孤单一人了。

他很满足。

少年给予他的,他爱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萦绕。

他眺望着蔚蓝的天空,日光正好,晴朗无云。

已经是春天了呢。

是他们的春天了呢。

—fin—


【宗律】When it rains

•妄想的俩人的婚后日常(虽然不怎么甜蜜)

•撒娇大猫高野X直球真男人小野寺‼️

•纯粹就是一时兴起写的,因为今天补完课回家的时候突然下雨被淋湿了hhh…

•文笔很差,如果能接受就请继续吧

————————————————————

又到了梅雨的季节。

初夏,湿润的空气,拥挤的人群,积水的地面,微凉的清风,被水打弯的枝桠,泛着水的晶莹的绿叶,以及天边遥远的阴云。小野寺撑着伞,看着空中的飞鸟,在绵绵细雨当中独自一人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雷神小动,刺云雨零耶,君将留?”

他轻轻地念着这首短歌,听着远处的隐隐雷鸣,心里挂念着的那个人正在家中等候着他。

淡淡的光亮,是公寓的灯光。空气中一阵一阵交杂着雨水气息的清新的花香,这就是初夏啊,如梦一般的美好,只需闭上双眼就能看到深爱的他。

好似飘流的雨丝,好似飘流的花瓣。  ①

他走进有些闷热的公寓,收起覆满了雨水的伞,一如既往地进入电梯,思绪依旧如点点涟漪,窗外蝉鸣如诉,窗内的人远眺着,盼望着他。

不久,电梯门打开了,小野寺收好思绪,走出了电梯。他用钥匙轻轻地打开邻居家的门,道了一声“我回来了”,换好鞋走进屋内。

屋内,等候多时的,小野寺深爱着的那个人看着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欢迎回来。”他这么柔声说道。

“抱歉,等了很久吗?”他从购物袋中取出些食材来,蔬菜和肉类都有。“不久,”他爱的人从背后抱住了他:“但是我很想你。”

“是吗?”他轻轻的笑了一下,用满含着温柔的眼神望着他爱的人,“才一个小时啊,政宗先生。”

“但我完全忍耐不了啊,每分每秒都想和你在一起。”怀中的人觉得好笑,点了点他的鼻头。

“那你还派我去取齐藤老师的原稿?”“工作是工作,但假期的时候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完全不想离开你啊。”感受到高野拥抱小野寺的力度大了些,小野寺转过了身,用正脸看着他。

“政宗先生,这样太孩子气了。”

“是吗?这样的话,律,我是不是也该多说说你?”

“怎么个说法?”

“我喜欢你,这个世界上我最最喜欢你。”

“都三十的人了一口一个喜欢不害羞吗?”

“面对你当然不会害羞了,我喜欢你的程度用语言根本无法描述。”

“我还想着你会不会说什么春天的熊之类的呢。”②

高野停止了这个拥抱,用手摸了摸小野寺的头:“你很期待我说那种话吗?”

“并不是,只是觉得这个的比喻很好。”小野寺的脸又晕染上了红色,高野很喜欢这种可爱的小反应,于是微微弯下了腰吻了一下小野寺的脸颊:“我要做饭了,你先去坐会儿吧。”

“好。”

……

氤氲的水汽,饭菜的香味,以及窗外连绵不绝的雨滴声。

他们在桌上相对坐着,同时说出“我开动了”,吃着高野为了小野寺精心做的菜。

“我觉得这个土豆炖牛肉下一次可以放点辣椒进去。”

“好。呐,律,明天做咖喱给我吃好吗?”

“想吃咖喱了吗?”

“不,我更想吃咖喱里含有你爱意的巧克力。”

“我今年不是送过巧克力了吗?”

“但是就是很想吃…律给我做吧。”

“政宗先生别这样,明天午餐就吃咖喱,好吧。”

“好。”

两个人彼此都用眼含爱意地看对方,温情脉脉。

雨好像小了些,不再嘀嗒嘀嗒砸在阳台的窗户。他们并不讨厌雨,边吃着饭边倾听着外面的雨声。

“律,我在想,要是我不是编辑,没有成为你的上司遇见你的话,我的后半辈子该怎么办呢?”

“…政宗先生老是想些奇怪的事呢,我们已经相遇了,已经不用担心那么多了。”

“是啊,所以,我能再次和你相遇真的是奇迹呢。”

“不要用那么肉麻的说法啦。”

“我是在说实话。”

小野寺双手合十:“我吃饱了。”说完把碗筷拿去了厨房的水槽放着。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小野寺走到高野的身边,吻了一下还在吃饭的他的头发。

在高野没回过神的几秒内,小野寺在他耳畔说了一句:“…政宗先生,我和高兴能和你在一起。”

高野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会是多么的快,当然,他自己的也是。

“我吃饱了。”高野从饭桌上下来,看着在沙发上等他的小野寺,不禁笑了出来。

“政宗先生笑什么啊?”

“抱歉,感觉自己这样被宠爱太幸福了,忍不住就笑了。”高野很自然地把小野寺揽入自己怀中,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这样说道。

“…这种事是我应该做的。”

“啊…律,你真是太可爱了。”

“能不能不要夸一个男人可爱啊……”

“可爱不是对一个人很高的赞赏吗?”高野吻了吻他的后颈处。

“…这样的政宗先生才更可爱啊。”

“是吗?”高野顺势躺进了小野寺的怀里,“怎么说我我倒是不在意哦,律,不过你能这么说我我很高兴。”

“只要政宗先生高兴就好…”小野寺的脸通红。

躺在他怀里的高野又折腾几下坐了起来,嘴唇慢慢地接近小野寺,然后二人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只是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在小野寺的唇上逗留了几秒,便抬起了头。

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神出奇的相似。

含情脉脉,如同看着自己珍爱的宝物。

因为他们爱的是那么的深,深到无需言语就能意会的程度。

小野寺抱住了高野,高野揽紧了小野寺的腰,他们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与呼吸。

窗外的雨依旧下着,仿佛没有停下的迹象。

而他们在这初夏的雨中相拥,爱意尽表,互诉衷肠。

“…雷神小动,虽不零,吾将留妹留者。”③

①摘自松任谷由实-《春よ、来い》:流るる雨のごとく 流るる花のごとく

②引自《挪威的森林》中渡边对绿子说的“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喜欢你。”

③短歌出自《万叶集》 原句:

鸣神の 少しとよみて さし昙り 雨も降らんか 君を留めん

鸣神の 少しとよみて 降らずとも 我は止まらん 妹し留めば

【宗律】vertigo 2.

   小野寺律提出了在高野家的第一个外出申请,被高野果断地拒绝了。

“我之前阐述的很清楚了,我们是不会让你走出这里一步的。”高野清了清嗓子,说道。

“唔,算了,那麻烦高野警官把它拿去修吧。”小野寺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表,递给了高野,“兴许是什么零件出了问题,从今天上午开始不走了。”手表表面上镶着的碎钻在灯光下闪着光。

“那我先收下了,明天我会拿去修的。”高野收下手表后转身把它放在茶几上,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小野寺走到被窗帘所遮盖的窗台前,窗帘已经被高野钉死了,小野寺只能透过缝隙看了看遥远狭小的夜空,看到了被阴霾遮盖住的月与点点繁星,他想起了意大利,一个离日本如此遥远的国度。

也是一个夜晚,也是朦胧的月,他的心中还模糊有着贡多拉滑过的痕迹。遥远的国度给他留下了太多难忘的事。

难忘的事啊……

小野寺有许多难忘而无法开口的事。

高野也是如此,人人都是如此,有着不想让别人挖掘到的事呢。

在小野寺提出想外出的第二天,也就是抓到小野寺的第七天,高野托咐自己的队友把小野寺的手表拿去了修。也是那一天,队友给高野带来了许多吃食和酒。

“一个人天天在家里不用上班,对着一张赏心悦目的脸看的感觉不错吧。”队友打趣儿道。

“不怎么样,我宁愿上班,天天在家闷得慌,我又不是オタク。”

高野不客气的接过了酒和食物,和队友聊了有的没的几句就让他先回了,局里最近有了个新案子,高野因为要监视小野寺所以可以不插手此案。

一打啤酒、三包辣薯圈、两包虾片和四五盒薯条,高野有一段时间没吃膨化食品了,数量也挺多,于是他邀请了小野寺一起吃。

“说起来,好想吃明太子和魔芋啊。”小野寺灌了几口酒,不一会儿脸就变得微微潮红。高野想他是酒量不行,就想着看能不能灌他的酒套出些话儿来。俩人就这样喝半个多钟头

他确实套出来了些,不过都是些不着调的有的没的的抱怨,什么没有自由,什么想回家好好睡一觉而不是和一个大男人铐着手铐睡在同一张床上,什么高野做的饭太好吃了以至于找不出理由去吃餐厅等等不知所云般的话。高野皱着眉头听着醉鬼的抱怨,想着能不能听到和町臣社有关的话。

小野寺像是想到什么,努力睁开疲倦的双眼,用满是水汽朦胧的双眸看着高野,说:

“高野警官…嗝…你觉不…嗝…觉得,我们一直这…样很没意思?”

“那能做什么有意思的事呢?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无非就是玩玩游戏看看电视看看书打发时间。”

“不是,我说的…有…意思,是另一码事……”

“做什…么……都没有意思…的话……那么…做…做爱呢?”

小野寺的嘴里迷迷糊糊吐出来这么几个字。

高野愣了一下,看向眼前烂醉的人,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的光。

  “…说笑的啦……”小野寺看到眼前一脸懵的高野感到了几分滑稽感,忍不住笑了好一阵。他笑得很好看,笑声也很清朗,好像并未意识到这种荤话说出来的后果会是如何。

  “这并不好笑,小野寺先生。”

  “那…我要说…什么你才……会笑呢?高野警官,我没看见过…你好好…的笑呢,既然如此就让我来…说点什么笑话吧。”

  “小野寺先生,我们警察受过专业的训练 无论多……”

  “好了好了…高野警官…听我说吧”,小野寺故意摆出一脸面瘫的样子,“你觉不觉得…我长相不错?”

  “我确实这样觉得。”

  “…不赖吧,我大学教…教授也这么…觉得,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其他几个日…日本男学生。”

  “然后呢?”

  “…哈哈哈就这样啊,我…我说完了……好笑吧哈哈哈哈。”

  高野不是很能理解小野寺的英式幽默,但总感觉那么几分尴尬与笑意混合在一起有些上头,触动到了某根神经,他开始就这样,渐渐笑出了声。

  “不错吧,我的…笑话……”小野寺止住自己的笑,看着嘴角上扬的高野。

  “哈……和你聊了有一会儿了,你喝醉了 我帮你醒醒酒吧。”

  “那就麻烦您啦……”小野寺在高野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好热……”

  “现在是三月底,哪里来的热?”

  “但还是很热……唔……”小野寺拽了几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脱了下来。

  在酒精的煽风点火之下,小野寺的身体显得如此的柔软且性感。

  高野又成功的一脸懵了。

【宗律】vertigo 1.

  高野最爱看小野寺律的笑容。

  在英国生活了数年,小野寺的身上有着一种他仅有的,少爷一般的气质,这让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格外优雅。他像个沉稳的绅士,又像个干净的少年,能做到这种程度,小野寺律实在是很厉害。

  他只要那么微微地一笑,仿佛就能从他澄澈的眼眸中看到春日的花开。

  春日的花开啊,高野最爱春日的花开。二月初春,当空气开始暖和了些时,枝头的沈丁花苞便那样一朵朵儿的开放了,一簇一簇白,一簇一簇的红,都有了魂儿似的共着和风明媚的春日中舞着,散出香来。高野觉得小野寺就像沈丁花一样,像春日一样明媚。

  所以啊,高野最爱小野寺的笑了。

  高野把小野寺带到家里的时候就是春天,雪白的樱花纷飞的季节。高野是警察,小野寺是某种意义上的“犯人”。

  但真正的犯人是小野寺的父亲,町臣社老大小野寺和町。

  所以,小野寺只是一个诱小野寺和町咬钩的饵罢了。

  高野深知这一点,这能为他从道德方面找回些信心,一个警察爱上了自己负责案件的犯人的儿子,这怎么想都挺让人接受不了的。但高野在几番彻夜不眠的思索后接受了,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罪犯,该被审判的是他的父亲,高野这么想。

  他们只是活在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完美的谎言当中,即使双方都心知肚明,但还是不愿戳破。

  高野在抓捕小野寺的那个晚上向小野寺说明了抓捕他的理由。“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方。”他最后这么说道。

  小野寺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知道高野不会拿他怎样,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警方的Plan A至少会失效了。于是他打了个哈哈:“我觉得在警官您的家里住怪憋得慌,出门也不能出,贵警这么有实力为什么不直接抓捕我的父亲呢?”

  这下高野难说话了,他们警方盯町臣社盯了好几年了,硬是连小野寺和町的衣服都没碰到过,全局下了死命令,今年必须得把町臣社的事儿解决。

  非法售卖过军火,干过走私的行当,这些证据完全能让小野寺和町在里面待上一段时间了。然而他毕竟是头子,头子不是那么容易抓到的。

  高野只好勉强笑了一下,对着他说:“对你的父亲的抓捕有点像抓刺猬,我们不太好下手。”

  小野寺瞥了一眼高野的脸,像是想到些什么似的开口道:“既然我是诱饵,那能不能把诱饵好好养着,而不是铐着呢?”他摇晃着被手铐铐住了的双手,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

  高野便拿出钥匙,打开了手铐,还了他双手自由。

  “我要怎么称呼您,警官先生?”

  “我叫高野政宗。”

  “这样啊,我的名字你也不是不知道了,那我这段日子的吃住就得拜托你了,高野警官。”

  “并不是我解决你的生活问题,是局里。”

  “那我可得好好感谢警察了…”小野寺笑着说道。

  对啊,就是小野寺的笑容啊,高野有两三天没见过了呢。

  最近的小野寺很少笑,即使晚上与他做爱的时候能看到他陷在情欲中的色气的表情,高野还是更想看到他的笑容。

  他真的对我真心的笑过吗?一场性爱过后,高野在拥抱着怀中被手铐铐着的人的时候这样想着。

  高野拥抱着小野寺温暖的身体,亲吻着他柔软的双唇,用手覆在小野寺的胸膛上,却常常因为手铐传来的冰冷的金属触感触得浑身一激灵。

  他不喜欢手铐。他讨厌手铐把二人的关系划分的清清楚楚。

  刚抓到小野寺的三天,高野决定让小野寺和自己睡一起。“我怕你会跑回町臣社去。”高野在吃晚饭的时候这样说道。

  “这么怕我跑了吗?”小野寺笑着调侃他,不小心呛了一口,喝了好几口汤才缓回来,“高野警官对我这么上心,我是不是该回报些什么?”

  “你可以选择用你父亲的情报来感谢警方对你的照顾,当然我想你是肯定不会说的。”

  “你会相信罪犯儿子的话吗?”

  “也许吧。只要你想说真话,我们随时欢迎。”

  至少他相信了小野寺律喜欢他。

【宗律】vertigo 序

▪警匪设定

▪黑道小野寺设定

▪有肉渣 有ooc 更新速度慢

这里猫缺 一个菜鸡写手 请各位多多关照

————————————————————————

   0.

  高野政宗,一名出色的警官,成功地逮捕了东京近段时间日益猖獗的黑道组织——町臣社老大小野寺和町的独生子小野寺律,且故意放出风声以此诱敌上钩。

  说实话,这个小野寺律也是够冤的。从警方掌握的他的资料来看,他从小被他母亲送到英国留学和生活,如今学业有成,在C大毕业后去了意大利的一家企业工作,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好学生。但不能靠对人的第一感觉定义,高野深知这一点。

  警方在町臣社安排了卧底,算上今年,这个卧底已经成功潜伏了七年了。根据卧底走出的风声来看,小野寺律会在回到日本的半年左右开始和小野寺和町交接职务,为之后的继承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高野和警方的人员的努力之下,小野寺律被他们成功的逮捕了,即使过程问题重重,但结果终归是好的。当高野见到小野寺的第一面时,即使高野已经在小野寺的资料上看过他的相片了,他还是觉得这个小野寺律长的确实还不赖,一股子斯文书生的样,而且应该比他更小些。高野只觉得小野寺太具有迷惑性了,他仿佛能从小野寺的绿色眼眸中看到闪烁的星辰,这样的人真的是干黑道的吗?高野不禁这么想。

  上面让高野把小野寺暂时软禁在自己家里,目的是为了混淆视听。警方在媒体上宣布已经抓捕到了小野寺律并且被拘禁在了狱中,为了蒙过去,高野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看着他家里的这个人。

  自那开始,高野每天也不用去警局了,但得天天紧紧的盯着小野寺律,就怕让黑道那知道了小野寺的踪迹以引来杀身之祸。

  高野他抓捕的人很安静,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被娇生惯养的黑道大少爷拼命挣扎且咒骂他的行为发生,而是听到他轻轻地说了一句:

  “警官先生,抓捕我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初春清晨沈丁花上的露水,清朗干净。

  高野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

  意义啊,这世上不是所有事都有这玩意儿,但是他是绝对有的。

  直到小野寺律朝着他扣动扳机的那一天,他也是这么想的。